>

虚者不可治,乃噎 膈、 反胃的重大病机

- 编辑: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-澳门太阳娱乐官方网站 -

虚者不可治,乃噎 膈、 反胃的重大病机

臌膈同为超级大之病,然臌可治而膈不可治。盖臌者有物积中,其症属实,膈者不可能纳物,其症属虚。实者可治,虚者不可治,虚其常也。臌之为病,因肠胃衰弱无法运化,或痰或血,或气或食,凝结于中,招致膨脝胀满。治之超过下其结聚,然后补养个中气,则肠胃渐能克化矣。《内经》有鸡矢醴方,即治法也。后世治臌之方,亦多立见成效,惟脏气已绝,臂细脐凸,手心及背平满,青筋绕腹,种种恶症齐现则不治。若膈症乃肝火犯胃,木来侮土,谓之贼邪。胃脘贫乏不复用事,惟留一线细窍,又为痰涎瘀血闭塞,饮食不能够下达,即勉强纳食,仍复吐出。盖人生全在饮食,经云:谷入于胃,以传于肺,五藏六府,都以受气。今食既不入,则五藏六府皆竭矣。所以得此症者,能少纳谷,则不出一年而死;全不纳谷,则不出八个月而死。凡春得病人,死于秋;秋得伤者,死于春,盖金木相克之时也。又有溘然呕吐,或呕吐而时止时发,又或年当少壮,是名反胃,非膈也,此亦可治。至于类臌之症,如浮肿风疹之类,或宜针灸,或宜泄泻,病象各殊,治亦万变。医士亦宜广求诸法,而随宜施用也。

噎膈、 反胃虽早在《日华子本草》 ( 以下简单称谓《内 经》 ) 就有了记载, 但在漫长的腾飞进程中, 一贯散 见于医治综合性医籍、 本草学以致方剂学等撰写之 中, 直至西汉才面世惟风流罗曼蒂克大器晚成都部队专著《经济学噎膈集 成》 , 但其非集大成之作, 仅辑有医论 3 篇方论 82 则。正如 《军事学噎膈集成》 序所云 : “盖是书之规模 粗立, 论症之从头至尾的经过未精, 兹可是汇辑众方, 草创成贴, 斯病之真机, 多有不能够尽善。 ” 新中国树立的话, 有关研商绝大许多为医疗报 道, 且数量亦至极有限, 不上千篇。别的则见于各类 外科作品, 但好多亦仅作常识性介绍, 且稍具规模并 有所深切者不在相当多, 有关专著仍未见广播发表。鉴于 此, 本文选用噎膈、 反胃若干器重理论问题作意气风发 切磋。1 噎膈、 反胃病名概要及命名借助上自春秋东周秦汉时代的《内经》 , 下逮明清的 《法学噎膈集成》 , 随着历代医家对噎膈、 反胃病症 认识的不断深刻, 出于对噎膈、 反胃病症的分与合、 病因病机、 临床症状等不等认知, 噎膈、 反胃病症历 史文献曾经现身过多量的区别名目。个中, 噎又有 五噎、 卒噎、 猝噎、 气噎、 噎气、 噎塞、 忧噎、 食噎、 噎 食、 劳噎、 思噎、 涩饭病、 鼠噎、 干噎、 哽噎等诸名, 膈 有鬲、 隔、 嗝、 五膈、 忧膈、 恚膈、 气膈、 膈气、 寒膈、 喜 膈、 热膈、 饮膈、 食膈、 隔食、 酒膈、 劳膈、 血膈、 痰膈、 梅核膈、 水膈、 积膈、 燥膈等诸名, 噎膈又有膈噎、 噎 嗝、 嗝噎、 膏肓、 外感噎隔、 内伤噎隔、 上焦膈噎、 中焦 膈噎、 下焦膈噎等诸病名, 反胃又有胃反、 翻胃、 翻 心、 胃翻、 番胃、 食呕等诸名。其命名依据大约有病 位命名, 如上焦膈噎、 中焦膈噎、 下焦膈噎; 病因命名 如外感噎隔、 内伤噎隔等; 症状命名如反胃、 翻胃、 涩 饭病、 鼠噎等; 病机、 病位、 症状综合命名如噎、 膈等。2 噎膈、 反胃临床表现及其相互关系纵观历代医论能够对噎膈、 反胃在概念上作如 下界定: 噎膈乃以吞食障碍为临床表现特征的风度翩翩种 病痛。分来说之, 噎即噎塞, 指吞咽时哽噎不顺, 食 物窒碍不下吞咽困难。膈即隔拒, 指饮食不下, 或吞 食即吐。噎可单独现身, 而为膈证之早先时期; 轻者“梗 塞不畅” 为噎, 重者“全不纳谷” 为膈; 噎轻膈重, 噎 为膈之始, 膈为噎之渐 。《杂病广要·脏腑类·膈噎》 云 : “膈与噎, 其证虽异, 而其因相均, 其治亦相出 入, 是以不得区而析之。 ” 故噎膈并称难分难解病。 反胃指饮食入胃现在, 经过较长期又复吐出, 以朝食暮吐、 暮食朝吐、 宿食不化、 肠燥便秘为重要临床特征的风姿罗曼蒂克种病痛。关于反胃与噎膈的涉嫌大致有三种意见, 一是 感觉反胃产生噎膈。如《石室秘录·卷三·射集·变 治法》 云 : “反胃变噎膈” 、 “反胃而变成噎膈” 、 反胃 失治误治“遂成噎膈之症矣” 。蒋宝素亦以为, 呕 吐、 反胃、 噎膈、 关格诸证相似, 由呕吐进而进步为反 胃, 由反胃进而发展为噎膈, 由噎膈进而升高为关 格: “ ……即由呕吐而反胃, 反胃而噎膈, 噎膈而关 格……呕吐即反胃噎膈关格之始, 关格即噎膈水肿胀满之终也” ( 《医略十二篇·卷十六·关格考 》 ) 。《洄溪医案·翻胃》 提议膈重而翻胃轻。二 是以为噎膈变为反胃。如《医灯续焰·卷十一· 噎膈》 就以噎膈为 “翻胃之先驱” , 求证于临床, 应该说二者均具有其实行幼功与基于, 不可偏执。3 噎膈、 反胃病症的病因病机噎膈、 反胃均归属脾胃系统病魔, 因脾、 胃、 大 肠、 小肠、 三焦以至 “七沖门” 之吸门、 贲门、 幽门、 阑 门等脏器器官功用反常而成。同一时候又与肝、 胆、 心、 肺、 肾等脏器效率十一分或月经、 津气、 阴阳失于调养以致 亏耗等留神相关。3. 1 病因噎膈、 反胃既为内伤病, 内伤病因自然为其主要 病因。3. 1. 1 内伤病因 情志失调: 情志失于调养与噎膈、 反胃的发病有 着精心挂钩, 于此 《内经》 可谓垂训于先。如《素问 · 通评虚实论》 云 : “隔塞闭绝, 上下不通, 则暴忧之疾 也 。 ” 《素问·血气形志》 云 : “形苦志苦, 病生于咽 嗌。 ” 李东垣以至以之为戗害脾胃元气的元凶 。《脾 胃论 · 卷中·阴病治阳·阳病治阴》 云 : “皆先由喜、 怒、 悲、 忧、 恐, 为五贼所伤, 而后胃气不行, 劳役、 饮 食不节继之, 则元气乃伤。 ” 短时间精气神儿抑郁、 焦灼愁 忧, 肝气纠结, 土失疏泄, 津停血瘀; 或愤怒太过, 肝 气亢逆, 致肝脾不和、 肝胃不和; 或思维太过、 所思不 遂、 劳神过度致性格亏虚、 心血暗耗; 或气结中焦, 脾 胃气滞, 水谷不化。刘立力对 106 例衰落性胃炎的 病因病机深入分析开采, 情志、 饮食因素占发病的 76. 88% [1 ] 。朱建华对 43 例消化吸取性溃疡伤者的发病 因素分析开采, 单纯因情志因素诱发者 29 例占 67% [2 ] 。《灸法秘传·应灸三十证·噎膈》 以致于认 为 “总属七情之变” 。正因如此, 张锐《鸡峰普济方· 卷第风姿浪漫·诸论》 关于噎膈为“神思间病” 一说, 十分受 元、 明、 清三代医家所珍视。 饮食所伤: 饮食不节, 过饥则气血生物化学无 源, 脾胃运化、 受纳、 腐熟效用下落; 过饱则食滞胃 肠, 脾胃损伤, 食积、 痰饮阻滞胃脘在所无免。嗜食 肥甘厚腻、 耽恋酒食、 偏嗜辛热温燥、 喜食熏制食品、 过食生冷等, 或聚湿生痰, 或气滞血瘀, 或炽热燔灼, 津血贫乏, 以上均可招致噎膈、 反胃。故关于噎膈、 反胃病因的认知, 在重申七情的同一时间许多医家又重 视饮食不节病因。如王九峰云 : “噎膈则以七情所 致。由于饮食者, 亦间有之 ” ( 《王九峰医案· 中 卷 · 噎膈》 ) , 此中又以嗜酒最为关键 。“好酒之人, 日事沉湎, 谷食少而胃失养; 胃虚欠运, 渐生湿热, 上 蒸会厌, 中滞胃脘, 多成噎膈” ( 《友渔斋医话·第五 种 · 证治指要生龙活虎卷·噎膈 。“酒客多噎 膈 ” ( 《医碥 · 卷三 · 杂症 · 反胃噎膈》 ) 。 劳逸过度: 考虑劳神过度, 心血暗耗, 个性亏虚; 房劳过度, 肾精亏虚, 肾气不足吗则肾阴肾阳 两虚。故 《古今医彻 · 卷之二 · 杂症 · 膈噎论》 云 : “故 患膈噎者, 欲嘘既槁之血液而复生之, 莫若屏七情, 绝嗜好, 远帏幕, 心似已灰木, 身如不系舟……终归此疾多得于忧患之人, 而安逸者未尝有, 则知药石之 不胜病也 。 ” “远帏幕” 即保肾精, 可以知道恣情纵欲乃噎 膈、 反胃病因之重大生龙活虎端。3. 1. 2 外感病因 噎膈、 反胃虽为内伤病痛, 但由于人与宇宙之间的全部性, 外感病因在噎膈、 反胃发病中的作用亦不可小看。正如《脾胃论·卷 下 · 脾胃损在调饮食适寒温》 所云 : “肠胃为市, 无物 不受, 无物不入。若风先生、 寒、 暑、 湿、 燥, 一气偏胜, 亦 能伤脾损胃。 ” 外感风邪, 脾风、 胃风之疾作。外感 寒邪, 甚则直中气味。外感湿邪, 内舍于脾, 运化失 司, 水湿内生。感于秋燥, 胃阴销铄枯涸等。如程国 彭云 : “噎隔, 燥症也” ( 《军事学心悟·卷三·噎隔》 ) , 林佩琴云 : “燥有外因, 有内因 ” ( 《类证治裁 · 卷之意气风发 · 燥症》 ) 。而秦景明则将外感病因招致的噎膈直接 称为 “外感噎隔 ” ( 《症因脉治 · 卷二 · 噎隔论》 ) 。3. 1. 3 其余病因 人体自个儿的完整性与统后生可畏 性, 决定了噎膈、 反胃亦可因心、 肺、 肝、 肾等脏腑疾 病传变而来。如龚廷贤云 : “故胃脘疼痛, 吞酸嗳 气, 嘈杂恶心, 皆膈噎反胃之渐者也( 《寿世保元·卷 五 ·心脑仁疼》 ) 。 ” 又如《素问·水热穴论》 说 : “肾者, 胃之关也。 ” 胃阳虚、 胃阴涸之噎膈、 反胃根源总在 于肾阳衰、 肾水涸。又魏玉璜云 : “若膈症乃肝火犯 胃, 木来侮土, 谓之贼邪, 胃脘短缺, 不复用事。惟留 一线细窍, 又为痰涎瘀血闭塞, 饮食不能够下达。即勉 强纳食, 仍复吐出( 《续著名医生类案·卷十二·膈》 ) 等。 内生病理成品停积, 阻滞胃脘、 咽嗌、 胸膈等, 乃噎 膈、 反胃的重中之重病机, 当中尤以痰饮、 瘀血、 水湿 为要。3. 2 病机噎膈、 反胃之病机执简驭繁, 正如黄元御所说: “总缘中气不治, 所以升降反作, 出纳无灵也” ( 《四 圣心源 · 卷五 · 杂病解上 · 噎膈根原》 ) 。其证以虚为 本, 或气血亏虚, 或津血短缺, 或水槁火寂; 以实为 标, 或水湿内停, 或痰饮阻滞, 或痰瘀交结, 或气滞痰 凝, 或炽热燔灼, 最后则引致脾胃运化失司与失调, 升降失司与失于调养。4 噎膈、 反胃病症的特殊性噎膈、 反胃病症在病势、 诊断、 医疗以致预测等 好些个方面都具备鲜明的特殊性。4. 1 病情危重、 前瞻差李东璧云 : “噎膈反胃危笃诸疾( 《直指方 · 金 石部卷第八 ·金石之风流倜傥·铅》 ) 。 ” 《保命歌诀·卷之二 十一 · 膈噎》 云 : “反胃之疾, 十有九死。 ” 孙后生可畏奎更是 生动地记述了小编的医治旁观结果 : “反胃症, 沫大 吐者多死, 予目击十数人矣( 《赤水沈明甫 · 第四卷 · 呕 吐哕门 · 呕沫 》 ) 。 ” 《风劳臌膈四大证治》 《临证指南医案 》 《古今医彻 》 《冯氏锦囊秘录》 均以膈为四大重 证之大器晚成 。《艺术学源流论 · 卷上 · 脉 · 脉症轻重论》 认为噎膈、 反胃 “百无一生” 。4. 2 发病缓慢、 症状隐微不显虞抟敏锐地察见到噎膈初起 “其端甚微” 的发病 特点 。《经济学源流论 · 卷上 · 脉 · 脉症轻重论》 提出 “噎 膈反胃” 初起 “脉如常人” , 久之则脉见“骤变” , 由此 噎膈、 反胃诊断宜从症舍脉, 此说吗合临床实际。甚 至于多有 “至死脉不改变者 ” ( 《张氏医通 · 卷四 · 诸呕逆 门 · 噎膈》 ) , 那无疑十分的大增添了开始时期确诊的超多不便。4. 3 具有宗族遗传性罗国纲观看见“有三世死于反胃者” 那意气风发临床 现象( 《罗氏会约医镜·卷之八·杂证·论反胃噎 膈》 ) 。就当前的医道成就剖断, 该阅览即把握反胃 的宗族遗传性特征, 无疑那是有关反胃亲族遗传性 的最初记载 。《军事学衷中参西录》 不但观察到“姑上 有两姊, 都是此疾逝世” 噎膈这一亲族遗传现象, 而 且以 “气同者其病亦同” 对那风华正茂遗传现象作了批驳解释( 《法学衷中参西录·意气风发·医方·十八·治膈食 方》 ) , 较之罗国纲 “有三世死于反胃者” 的纯粹临床 现象描述, 无疑更是深远。4. 4 早治显得愈发主要由于噎膈、 反胃病症的特殊性, 早治原则显得尤 为机要。黄凯钧强调诸症的中期医疗, 提出噎症 “早治多愈” , 膈症“轻则易治, 重则难愈” , 噎膈“早 治十愈八九” , 若“病已八八分” 则“医治为难” 。罗 国纲亦重申“治之宜早” ( 《罗氏会约医镜·卷之八· 杂证 · 论反胃噎膈》 ) , 以上认知对于加强噎膈、 反胃 病症的医疗效果具备至关心珍贵要的含义。5 精气神儿调摄的价值由于噎膈、 反胃多起于七情内伤, 纵情恣欲, 无 情草木无法治有情之病。正如程国彭所云 : “药逍 遥而人不自在, 亦无益也( 《文学心悟·卷三·噎 膈》 ) 。 ” 精气神儿调摄所持有的凸起重视价值, 为历代医 家所注重 。 ” 《罗氏会约医镜·卷之八·杂证·论反胃 噎膈》 云 : “绝嗜欲, 戒恼怒, 薄滋味, 却酌量; 外治以 药饵, 庶可挽留而寿终矣 。 ” 《顾松园医镜 · 卷九 · 嗝》 云 : “须得病人慎自能养静, 可保延年。若纵七情, 虽用药妥帖, 终难扭转。 ”仿照效法文献:[1] 刘立力. 160 例收缩性胃炎的病根病机深入分析[J]. 新加坡中医, 一九九四 :13.[2] 朱建华. 情志与消食性溃疡关系初探[J]. 巴黎中工高校学 报, 一九九五, 15 :58.

疏肝可令翳无障,排毒何愁食有停。

须记产余常呃逆,雄丁香加入用偏灵。

按:白豆蔻味苦温无害,入肺胃二经。颂曰:今布宜诺斯艾Liss、宜州亦有之,不如番舶来者佳。时珍曰:赤小豆蔻子圆大如白牵牛子,其壳白厚,其仁如缩砂仁。入药,去皮炒用。感秋燥之令,而得乎地之火金,故其味甘,其气大温,其性无害。入手太阴清热凉血,别有清高之气。散肺中滞气,去白睛翳膜。治气虚疟疾,呕吐寒热,能消能磨,流行三焦,营卫一转,诸症自平。

注:本诗出自清·赵瑾叔《本草诗》。

宜州模范可圆形,白蔻辛温炒更馨。

驱尽疟邪寒复暖,解将酒毒醉还醒。

南豆蔻简要介绍古方治胃冷积气,呕逆反胃,消谷下气,宽膈进食,解酒毒,皆适宜也。得上党参、紫姜、广陈皮、藿香,治胃虚反胃,及因寒呕吐,殊验。得羊眼半夏、四季抛、老姜、白术、茯苓块,治寒痰停胃作呕吐似反胃。

古方治胃冷积气,呕逆反胃,消谷下气,宽膈进食,解酒毒,皆适宜也。得海腴、黄姜、广广陈皮、藿香,治胃虚反胃,及因寒呕吐,殊验。得地文、金瓜柚、老姜、杨枹蓟、茯苓皮,治寒痰停胃作呕吐似反胃。得广广陈皮、片术、白蒺藜、马蹄决明、甘黄华、密蒙花、木贼草、谷精草,理气虚白睛生障翳。得藿香、广橘皮、木香,理上焦滞气。加乌药、香附、紫苏,治妇女一切气逆不和。佐参、术、姜、橘,治秋深疟发,寒多热少,呕吐胃弱,饮食不进,良。同沿篱豆、玄及、晚白柚、川红,能解酒毒,及中酒呕吐恶心。《乾坤生意》治产后呃逆:白豆蔻、宫丁各半两。研细,桃仁汤服一钱,少顷再服。

本文由健康评测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虚者不可治,乃噎 膈、 反胃的重大病机